您的位置: 鸡西资讯网 > 育儿

紫域之巅 第二百三十三章 狐面老者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38:31

紫域之巅 第二百三十三章 狐面老者

〝诸位,老朽就倚老卖老当一把主事人,其实大家来的目的都是很清楚了,找些需要的东西。到了我们这把年纪说实话所需的东西不多,就算有也不一定是有用处的。〞

稍停他环视了一眼所有的人,继续说道:〝其中的原因,因为在场有不少的后辈,也不便细说,大家应该也都明白。〞

冬寒略有所思,他说的应该是天道制约。但凡,修武悟道到了一定的高度就会停止,就像冬寒一样,在这片天地间已经没有了自己能够吸收的灵气。

也就是说;天地精华还在,但已经满足不了达到一定高度武者的需求了。

想要再进一步必须要有巨大的外力来添补才行。

那么所说的外力,也就是一些名贵的草药或者奇珍异宝带有灵气的东西。

可,这也只是一个说法而已,至于个中真伪还要看各自的造化。

这片大陆的巅峰战力的寿数满打满算在一百三十岁。那么,超过之后也就会踏鹤东游,最终还是难逃轮回之数。

这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。

但是一些老人却不会在年轻一代面前大张阔论,想必是不想让人心有牵绊吧,冬寒暂时也只能这样理解。

因为这些事冬寒在〝卧龙沟〞时就已经听那些前辈说过了,也看过了那些衣冠冢,那预示着那些人很有可能是跨界而去。

当然,那不是身死道消而是很有可能去了另外一个界域。

冬寒的【轮回诀】上有这方面的简述,那些传功的前辈跨越了不知多少的时空里程才来到这里,也踏入过很多的界域。虽是没有怎么细说,可那已经是说得很清楚了。

老者声序略顿之后,接着说道:〝在此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,目下当事人就在这里。老夫等五位兄弟已经是在明着阻止了一些。可有些人老夫等也不便多加干预,毕竟大家所谋不同,要是过于激烈的干涉他们,在情面上就会越闹越僵。好在有了那位的出现。〞

大家不由的把目光转向冬寒这边。

冬寒倒是没太在意这些眼光,只是在想老者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?

于是冬寒把目光转向老者。

老者抬抬手说道:〝其实这里的一些细节大家也都知道的一个大概,无非是因为些许的小事借题发挥而已。只是很不巧的遇上了这位公子

,可谓是猛龙过江遇蟠龙强强相碰。〞

〝两不相让,赞不说那方对错,只是就事而论,这也暗示着年轻一代的成长已经到了一个鼎盛的时期。跟以往相同,成龙争霸对于海域是一个好事,但今次不同以往!〞

〝我希望大家都克制一下,也传下话去告诫一些各家的晚辈在没能确保大事发生之前,再不要枉开杀戮,望各位老兄弟和在座各位江湖同道掂量好事情的轻重!〞

〝这些话是那位的意思,也是老夫等五人的意思,大家或许看到今年的一些异象了,天暖却又是白梅迎春?而这几天的夜空也是黑沉似墨!这或许有些耸人听闻,但是事出反常比有妖。在这事过后,人也都会到齐,我们在共议以后的章程。〞

〝大岛主说的在理,我们这些久不出来的老家伙就算有些迂腐但也知道轻重深浅的,我曹正第一个支持你的说法!〞

这是位国字脸的老者,身躯魁正一身的细布长衣,板带也是那种细线编织的,虽然看着没有什么富气。

可老人家的脸色、眼神都是烁朗有神。没有什么扰心的事情在其面部留下痕迹,看得出他以往至少活的很舒心。

显然,老者和几位岛主是旧识。听到有人附和其他大多数的人也都点头表了态。

就在这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如嘶哑的铁桶摩擦所发出的声音响起,让这里的气氛顿时变得鸦雀无声,气氛急转而下。

〝那小子杀了我海域里一百多号武者就这样完事了?他今天还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像个没事的少爷是的,各位?这小子杀心太重其心可诛,这种人不可轻饶!其罪孽难赦?〞

冬寒心中一冷,这是很明显的找茬挑唆,其人居心叵测。

疑目凝望,入目说话的是一位脸色略青吊眼如狐一张尖脸,这人是后进来的,身形细瘦似枯槁,其形略有面熟,冬寒回想一下,心有所然。

前两天被自己灭杀的人影尽显,那三个当中的瘦高老者。

那人也是紧盯着冬寒,似要即刻动手的神情。

〝嘿嘿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一并说完就是?免得一会会有遗恨。〞

〝嚣张!〞

〝这那里是你一个毛发不齐的孽障叫嚣的地方?〞

〝你给我闭嘴!〞

上首五位当中的那位狮面老者看着那个狐狸脸的老者说道。

〝刚刚我家兄长所说的话你没有听明白吗?是非曲直大家都清清楚楚,你若是不服或是想要为你的什么人抱冤复仇,稍后可以单挑就是,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,在座的都是一方家主不会没有自己的判断力?〞

〝你?…〞

〝你一人不听善言倒也罢了,不要在这里煽风点火误导他人?〞

〝前辈休怒,听小子一言。小子不惧谁来挑头扎刺,也不会不认所做之事,杀孽对于我辈武者来说就是一个如蚊蝇缠身的小把戏。既然有人质疑小子也百口难辨,总之一句话,有什么伎俩小子接着便是!〞

冬寒的话语不卑不亢尽显淡定。

倒是心理感激那狮面老者的一通说词。同时也抬手再次见礼。

〝好,有气魄、够担当。〞

老者看向那狐面老者,〝你怎么说?〞

〝此子其心可诛,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?〞

〝可诛之人很多,我只想知道你待如何?〞

冬寒问道。

〝行了,都少说两句。这事先放一放,有谁要私下里解决我们也拦不住,不过丑话说在前头,要是在集会这段时间内谁有不检点的行径,就不要怪我们不讲情面了。〞

大岛主开口说道。

〝接下来说一下集会执法的事情,在座各位都参加总的决议团,各家在派两位精英作临场执事以防范有捣乱破坏的人钻了空子,大家觉得如何?〞

其实以往到没有这么繁琐,只是因为这次集会的规模比较大,而且又有事情发生,所以一些老人才会有这样的安排。

当然,五位岛主的人格做派还是让人信得过的,所以大家推荐,也就算是大家的带头人。

大家对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异议。

〝那么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但凡参加集会的都会象征性的交一些银两,毕竟工匠要吃饭的,一个摊点暂定五两吧,大家看如何?〞

又是一阵点头。

〝为了确保参会者在集会场地之内的人身安全,也可以伪装交易,但绝对禁止动武,一但有人违反不论何人立刻驱逐,要是有不听者,格杀示众。〞

〝三天后的当晚,我们在一起决议以后的事情。好了,接下来就是今晚的最后一档子事了。虽说事不全实,可有些东西还是给人以希望的。即是私会大家也借这个机会可以交换一下自己的物品。〞

〝百里先生,这事你就全权主持吧。〞

百里风在座位站起来,一圈抱拳之后叫人端来一张长桌,上铺绒红长布,还有纸张笔墨,然后给每人发了下去。

〝有要交换的物品和想要换取的东西都写明效用,交予我处,我为大家宣读,当然也可购买,大家开始吧。〞

……

绵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信阳好的妇科医院
阜阳好的白癜风医院
绵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
信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