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鸡西资讯网 > 体育

重生凤舞九天 第三百九十三章 奢比尸的咒术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11:11

重生凤舞九天 第三百九十三章 奢比尸的咒术

“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,就算那蝎子会破坏了我们的大事,也没有必要,拼了命的要置人家于死地吧。”祝融重新靠回那大树上,淡淡的说道。

“和神凤有关的人都得死。”玄冥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什么,神凤?神凤不是两万多年前就死了吗,开什么玩笑呀!”祝融一脸不相信的说道。

“虽然我不能确定那女人使用的战技是不是和神凤有关,但是我认得那宝器,那个折扇宝器,就是神凤之物。”玄冥恨恨的说道。

“其实,那件事是始祖自己愿意的,也不能……”祝融叹了一口气,话说到一半,看见玄冥瞪向自己的眼神,立刻抿起嘴来,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休息了片刻,翕兹有了动静,玄冥和祝融立刻上前关切的问道:“翕兹,你还好吧?”

翕兹看了一眼玄冥和祝融,最后将目光定格在玄冥身上,神色紧张的问道:“东西到手了吗?”

玄冥取出蝎子的头发,给翕兹看了一眼,翕兹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,但是那笑容稍纵即逝,随即又显出狠毒之色,道:“太好了,这次一定要了那蝎子的命,走,我们现在就去找奢比尸。”说着咬牙,吃力的站起身,踉跄了一下,固执的向奢比尸的住处走去。

“哎!不用这么急的,我想你们两个应该先去巫医那里瞧一下伤势……”祝融见玄冥和翕兹都是一副伤残人士的模样,好心提醒道。可是前面相互扶持着径直向前走的两个人丝毫没有理会祝融的意思,脚步一刻不停留,空气中只留下祝融那只伸出的手。

巫族的最北边,一个阴森恐怖。阴风阵阵,到处散发着腐臭味,连鸟兽都不愿涉足的地方。一大片的沼泽中央是一个帐篷搭建的屋子,帐篷中映出昏暗的烛光,更添了一分恐怖的气息。

“真不知道奢比尸怎么想的,偏偏要住在这个鬼地方,难怪她皮肤那么白。这里根本就常年都照不到阳光嘛。”玄冥站在一片沼泽前,遥看那帐篷淡淡的说道。

“看来,她还没有睡,我们赶紧去吧。”翕兹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“你还行吗?我们可要一口气飞过去的……”玄冥见翕兹摇摇欲坠的模样担心的说道,“要不,你在这里息会,我一个人去。”

翕兹苍白一笑道:“你这个样子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,一起去吧!我还不至于脆弱到连片沼泽都飞不过。”

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吧!”玄冥说着。双脚点地,跳到半空中,在空中连续做了三个前空翻,一下子落在了奢比尸的帐篷外,转身回头看向翕兹。

翕兹猛地运气,双脚离地。瞬间移动,几个残影后也落到了奢比尸的帐篷外,站定。原地喘息片刻,抬头看向玄冥道:“走吧,我们进去。”

奢比尸的帐篷内设施很简单,用一个珠帘将整个帐篷分为两间,里间是一张卧榻,卧榻的顶头是一个红漆木质书橱,书橱上放满了书。除了卧榻、书橱外,里面就只有一个梳妆台,和一个洗漱架。外间最显眼的是一个神坛,神坛上放着一个香炉。香炉上点着一根香,缭缭轻烟直直的向上冒着。神坛诡的是一张贴在墙上,鬼不像鬼。怪不像怪,不知什么东西,但是面目狰狞,体型奇怪,让人看得心中犯怵的画像。离神坛不远的正中央位置,放着一张低矮的长桌,长桌的靠神坛一面是一个蒲团,此时奢比尸正盘坐在蒲团上看着书,另一面则是两个蒲团。

“这么晚,找我有事吗?”看见走进来的狼狈不堪的两个人,奢比尸抬起头淡淡的问道。

玄冥和翕兹毫不客气的在奢比尸对面的蒲团上盘坐下来

,玄冥直接取出蝎子的头发放在桌上,说道:“请帮我施犬咒到这个人的身上。”

“犬咒?”奢比尸蹙起了眉头,看向玄冥诚恳的说道,“犬咒可不是一般的咒术,若是这个咒术压不住那个被施咒者,便会反噬到施咒者的身上,玄冥,若是可以,我还是劝你不要用这样的咒术。”

“就算是搭上我的性命,也要夺了那人的性命!”玄冥立场无比坚定的说道。

“谁呀?”奢比尸从没见过玄冥如此严肃的模样,好像与那人有深仇大恨一般,一脸好奇的看向翕兹,希望从翕兹那边听到原因。

让奢比尸没有想到的是,翕兹也无比严肃起来说道:“我听闻犬咒的施加者可以是两个人,反噬的话,也由两个人分担,这样危险系数便降了些,算上我一份吧。”

奢比尸彻底迷糊了,虽说不知玄冥和翕兹经历了什么,但是既然她们如此坚定,她也不便再劝说什么。只见奢比尸,低下头,用手边的草编着小人,一边编一边问:“是男是女?”

“女的!”玄冥淡淡的回道。

“武者还是普通人?”奢比尸冷冷的问道。

“武者,应该是雷劫阶段的。”玄冥继续回道。

奢比尸编草人的手忽然滞了滞,蹙起眉头看向玄冥,一本正经的交代道:“武力值高的武者,不容易对付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就快点吧。”玄冥没有耐心的催促道。

奢比尸摇摇头,心说,足不出户的丫头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人物,还有翕兹居然也要来凑一份热闹。

三下五除二,奢比尸便将那草人编好了,接着在一张黄色的纸条上写了一宣咒,抬头继续问道:“知道那人叫什么吗?”

“只听见那人自称为蝎子,不知是不是真名。”这次换翕兹回答了,一面回答一面在心里纳闷,怎么会有女孩子叫这样的名字,怎么看都不像是真名。

“没关系,这个不重要,这个头发确定是她身上之物吗?”奢比尸将那画了符咒的黄色纸条贴在草人身上,接过玄冥放在桌子上头发,将那头发系在草人的脖子上,发梢附在那符咒上,看向玄冥和翕兹再次问道,“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?”

“婆婆妈妈,都不像你奢比尸了,说吧,需要怎么做?”翕兹也等不及了,抢在玄冥前面说道。

“你们两个滴一滴血在这头发上。”奢比尸指着附在符咒上的发梢,不情愿的说道。

玄冥和翕兹没有片刻迟疑,玄冥利索的举出佩剑在手指上划了一刀,而翕兹则直接用牙咬破手指,两个人同时将手指上血滴在了那发梢上。

滴完鲜血后,只见奢比尸用一半缠着黑布的手,在那草人上一抹,一道金光在草人身上闪过,挪开手后,只看见一个草人,什么符咒,头发,鲜血都统统不见了。奢比尸双手合十,将草人夹在两手的中间,闭上眼睛默念一会听不懂的咒语,起身,走到神坛前,将那草人小心翼翼的放在神坛上的香炉前,点了两支香递给翕兹和玄冥两个人,翕兹和玄冥心领神会的接过香跪在神坛前,虔诚的叩了三个头,看向奢比尸,只见奢比尸绕着翕兹和玄冥走了一圈,口中不断念着咒语,一圈下来,浑身一个抖动,在玄冥和翕兹的头顶上空便多出了一个光波一般的漩涡,不断的转动了,接着那漩涡渐渐收小,变成一个光柱,射在那草人身上。片刻之后,光波消失。奢比尸回头有些疲惫的看向玄冥和翕兹说道:“那个人武力值比较高,没有那么容易解决,所以你们以后每天都要来此焚香,维持咒术的威力,直到那人完全被犬咒吞噬。”

“我们知道了,谢谢你,奢比尸。”玄冥和翕兹一口同声的说道。

“好了,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们想要解决的是什么人了吧,区区雷劫武者需要如此大动干戈,堵上自己的性命吗?”奢比尸目不转睛的盯着翕兹和玄冥两人,表情严肃的问道。

“是一个很神凤有关的人,她使用的战技和神凤很像。”翕兹开口道。

“她用神凤的折扇宝器,而且很厉害,身边还有两个地仙高手,我们和祝融三个人去偷袭都没有成功,差点还送了命。”玄冥补充道。

“玄冥,翕兹,我知道你们对始祖的感情,但是始祖已经离开我们很久了,这些年我们几个守护巫族也守护得很好,你们何必那么执着呢?还有,我和你们说过很多次了,那只是个传说,没有任何根据,更没有任何胜算,你们就放了那孩子吧,毕竟那孩子是巫族的后代,也是始祖的后代。”奢比尸语重心长的劝说道。

“奢比尸,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善良了?你不是喜欢杀戮,喜欢腐尸,喜欢咒术吗?不愿加入我们,就不要阻止破坏我们,否则,我们真的连朋友都没法做了。”玄冥忽然激动起来,目光咄咄的盯着奢比尸,狠狠的说道。

同时,翕兹的脸色也沉了下来,说道:“那个废物也算是始祖的后代吗?”接着瞪了奢比尸一眼,转头对着玄冥说道:“我们走吧!”

两个人相互扶持着离开奢比尸的帐篷。

奢比尸一脸无语的盯着两个人背影,摇摇头,没想到对一个人眷念居然会让这两个人扭曲到如此这般地步。

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,!

张家口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海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日照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张家口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
海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