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鸡西资讯网 > 健康

虐仙记 第903章逆袭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39:36

虐仙记 第903章逆袭

元璧君沉浸在无限的满足之中,连她自己都感觉到奇怪,同样是男人,为什么被薛冲搂抱住的时候,自己会这样的快乐。

但是她很快看到薛冲铁青色的脸,不仅微微皱眉,似有所思。她这样的表情非常可爱。薛冲心里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:像是她这样的女人本该充满了阅历才是,可是她却能在我的面前显示出可爱的一面,实在是难以索解。

“现在,你总可以把验生石给我了吧?”

元璧君笑了起来:“哈哈,小子,你以为,一件事情,就是这么的简单?”

薛冲心都凉了半截:“你还想要怎么样?”

元璧君轻轻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,看着薛冲:“你难道还不明白?”

薛冲坚定的摇头:“不行!我薛冲就算是死,和妙玉一起死,也绝对不会做这样的禽兽之事。”

元璧君冷笑起来:“那好的。你不是让我到暗黑圣殿洁身吗,那这笔交易就到此为止。”她轻盈的向门口走去,神色平淡。

可是就在她即将拉开门的一刹那之间,薛冲叫了起来:“等等。”

老龙的这句话打动了薛冲:“孩子,不是我说你!你和元璧君之前,不是什么事都办过了吗,还清高个啥?而且,如果不得验生石,得到上面元妙玉的本源气息,你注定会和她一起死。你死不打紧,可是你父母的血海深仇,就没人报啦!”

薛冲知道老龙说的是真话,难道我真的为了玉儿连父母都不要了?父亲为了保全我一条性命,牺牲了他神一样的生命,我不能对不起他。

元璧君淡淡的笑了起来:“我早知道你会这样。就算你自己不愿意,可是这龙应天这杂毛肯定会规劝你的,而你,不是一个愚蠢的男人。”

薛冲神色冰冷,冷冷的说道:“陛下有令,每一个能被他临幸的女子。在他召幸之前,都必须接受最严格的检查,也就是洁身。”

元璧君十分欣赏的看着薛冲替她打开了门:“你现在看起来,真的就是个太监。”

薛冲叹息。当先而行,前往堆秀山之西的凤仪殿。

凤仪殿占地数百亩,奇花异卉,假山竹石,亭台楼阁。蜿蜒不绝,每一个房间之中,都住着一个女史,专门负责检查即将被陛下临幸的女人。

只有薛冲和寥寥几位太监头子才能进入此地,其余的人不得越过雷池半步。

薛冲带着元璧君首先进入了一个宽大的房间,里面的女史看到薛冲,躬身行礼:“小的见过栋章公公。”

薛冲就微笑的扶住了这个不算太美的女子的玉手,轻轻的说道:“你累啦,歇一歇吧。”

然后,这名女史真的就昏睡了过去。然后,消失在薛冲的照妖眼之中。

然后,薛冲感觉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的被一个女人抱住,她身上的幽香刺激得薛冲想要疯狂,她的确是一个使人疯狂的女人。

然后,薛冲就彻底的沉沦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元璧君才放过了薛冲,勾在薛冲的脖子上,咬着他的耳朵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薛冲绝望的伸出了自己的手,一言不发。元璧君嘻嘻一笑。将一粒拇指般大小的玉石放进薛冲的掌心,叹息的说道:“你终于得偿所愿啦。”

看着薛冲急匆匆离去的背影,元璧君难以索解:“妙玉这丫头有什么好,值得他为了她去死?”

可是。此时的薛冲已经踪影不见,他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凤仪殿。先前的那位女史看到全身汗水淋漓的元璧君,居然说道:“好,现在开始脱衣。”元璧君惊诧莫名,薛冲是用什么方法使得这个女史毫不知情的?

薛冲进入了尚膳司之中最隐秘的密室。现在的薛冲,本来该是亲自带领着元璧君这样的风云人物洁身。可是他离开了,代替他执行命令的是薛冲新近提拔的的心腹薛沾,他是昔日的四大杀神之一薛滚的堂弟,武功极高,已经是长生第六重的巅峰。

薛冲将黑杀令牌之中的远古大巫气息完全的释放出去,干扰暗黑圣殿之中仙阵的窥视,同时,薛冲身上的血脂疯狂的燃烧,将隐蔽的功能发挥到极致。薛冲深信,若是暗黑圣君的分身正在冰室之中修行,不刻意留神,他是不可能发现自己正在做什么事情的。

他在凤仪殿之中和元璧君媾且,毕竟距离暗黑圣殿极远,薛冲有恃无恐

,可是这里却距离暗黑圣殿很近。

但是薛冲并没有丝毫的犹豫。他知道元妙玉越是早一刻得到治疗,越有生还的可能。好在自己将她的残魂全部的收藏在照妖眼之中,只要用她验生石上的本源之灵重新固本培元,她还是有可能活过来的,只是身体会像是大病一场。

人死是因为失去了生之灵。若是r身腐朽,将来即使回魂,也只能夺舍才能生存。这就是世上不少的地方都存在木乃伊,就是信奉r身不腐,灵魂才可以得到依托。

元妙玉舍身救薛冲,神魂失守,r身却是完好。

薛冲将元妙玉的验生石之中的灵气完全的吸收,深藏于自己的口中,轻轻的抱住了元妙玉,送上深深的一吻。

同时,薛冲的身体和元妙玉无间的融合。

她失去的,正是自己所获得的。所以薛冲决定还给她。

唯有这样,才可能救活她。此时的薛冲,心灵力发挥到巅峰的状态,再也不可能出现心灵力失守的情形了。他在这样做的时候,没有一丝邪念,完全是以身殉情的心态。

大不了自己死啦,让元妙玉活过来。欠她的,终究还是要还。不像以前看着赛阿罗和芝百合死在自己的面前,却是无能为力。现在反而很好,就算自己死啦,也是问心无愧。

薛冲的身体火热,将元妙玉彻底的――

经过足足四个时辰的等待之后,照妖眼之中发出嘤咛的声音。

然后,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惨烈的战斗。

老龙微笑起来:这小子,真的是天赋异禀。也许,要是换了另外一个男人,就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元妙玉死,自己丝毫没有办法啦。

这一天。薛冲是世上最兴奋的男人,而元妙玉则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薛冲让黑杀第七亲自将元妙玉护送出宫廷。薛冲给她的身份是宫里的一个奴婢。以薛冲现在后宫大总管的手腕,做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探囊取物。

――――――

“小女子拜见栋章大人。”元璧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“进来吧。”薛冲的脸上少有的露出一丝疲惫的神色,要将一个绝世美貌的少女从死亡边缘上拉回来,的确要耗费海量的精力。

元璧君进入房间。顺手轻轻的带上了门,香风扑面,神色飞扬。薛冲知道她之所以这样兴奋,那是因为即将去见暗黑圣君的原因,在心中冷冷的笑了起来,这婆娘真的很贱。

只有当薛冲看到她的时候,才知道她其实一点都不贱,她显现出足够以胜过无数女人的美丽:“薛冲,你没有死。那说明我那丫头被你给救活啦?”

薛冲就有点虚弱的一笑:“这是当然。不过我警告你,以后不要对付她。更不要用大天魔术控制她的灵魂。不然的话,我杀了你!”

元璧君轻笑起来:“你凭什么这样要求我?”

“因为她已经是我的女人,我最心爱的女人。”

元璧君别了别嘴:“恐怕还要加上‘之一’两个字吧?”

薛冲发怒:“元璧君,你我之间,只有交易,没有任何其它可言。终有一天,我们之间的账,我要和你好好的算算。不过你应当可以感到安慰,若是以后你落在我的手里,我可以饶你一次不死。”

元璧君先是吃惊。随即真心的欢笑:“那太好啦!我就知道你这个人是个情种,我女儿要死要活的跟着你,看来并没有跟错人,我谢谢你!”

“你不用谢我。我是看在妙玉的份上才破格这样做的。不过你最好记得清楚一点,饶你一次性命之后,我们就是仇敌。”

元璧君看着薛冲古铜色的英俊的脸,微微的叹息:“能够被你这样的人视为仇敌,究竟是我的荣幸还是悲哀?”

薛冲不答,做了一个肃客的姿势。他知道此时再也不能多等,否则的话,暗黑圣君就该怀疑自己的忠心啦。

为他甄选世上的美女以供娱乐,正是薛冲分内之事,甚至一些最y私的地方,薛冲也可以“检视”,但是薛冲并不准备这样做,因为对于元璧君,薛冲无比的熟悉,她任何的地方几乎都可以称之为完美无瑕。

他甚至已经可以预感到元璧君一定会受到高的封号。

在暗黑圣殿后宫之中,女人的封号就意味着一个人的身份,此时此刻,薛冲甚至都不能猜透元璧君的心思,她这样靠近暗黑圣君,难道就不害怕危险?

世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暗黑圣君厉害,是洪夏大陆的主宰,可是除了薛冲和老龙,并无一人敢肯定暗黑圣君已是仙人的修为。

任何人靠近他,身上的秘密都可能被他窥视得纤毫毕现,可是元璧君居然自动找上门去。

元璧君坐进了一袭轿子之中,周围是薛冲带领着大内高手以及太监高手紧随于后,在八名使婢的陪同下,前往冰室之侧的“玉华宫”。

每一个有可能得到极高封赏的女人,都会先去“玉华宫”,这已经是暗黑圣殿不成文的规矩。

薛冲静静的站在冰室里面,感受到暗黑圣君毒蛇一样的目光。

然后,薛冲的眉毛燃烧了起来,暗黑圣君的笑声响起:“小子,想不到你已经是太监,身上的女人气还这样的浓厚?”

薛冲做出痛苦无比之状:“回禀陛下,认真检视陛下的女人,乃是我的本分,否则的话,小的脑袋早已经落地。”

“好。”薛冲脸上的痛苦消失,暗黑圣君说道:“就是借给你十个胆子,你也不敢动朕的女人,说说看,玉华宫里的这个女人,究竟有什么好,有什么禁忌没有?”

他是个中老手,这些男女之事上面的讲究,可谓是熟极而流,当然要问清楚,玫瑰有刺,这是世上颠扑不破的至理,无人可以忽视。

薛冲心中暗暗佩服,此人武功已经高到天上,却还是谨遵人道的至理处事,居然就没有一件事情是处理得不适合的。

薛冲的心中隐隐的升起一种畏惧之意。一个毫无破绽的君王,想要击败他,甚至是击杀他,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事情。

可是薛冲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心里的想法。世上有很多人都在传说余飞龙会天谶之术,只要一个人心中对他产生了恨意,他都会很快知晓,并且将对他怀恨的人杀死。

“她是山野之中出现的绝色美女,武功极高,夺取洪夏大陆百年一届十大高手擂台赛第一,奴才当时也十分的纳闷,这什么不大可能。可是小的经过对她身上仔细的检视之后发现了,此女天赋异禀,似乎对修为不高的人有夺阳魄之能,乃是天下极品,陛下可好好享受之。”

暗黑圣君空d的眼睛里就显现出贪婪的意味:“就只有这么多了吗?”

薛冲就说道:“陛下武功盖世,自然可以降服任何的美女,可是身体要紧,还请陛下多多保重。”这等于就是废话。可是这样的废话在余飞龙听起来就是忠心,就是对自己孝敬。

当下站了起来:“好好,我就品尝一下,如果你说的话有半点差错,我就将你丢进去。”他指着冰室之中冒着寒气的玄冰,y恻恻的笑了起来。

薛冲做出恭敬的神态,跟随余飞龙向玉华宫走去。他心中想的却是:也许元璧君这貌似鲁莽的一着旗,会成为改变整个洪夏大陆局势的枢纽。

元璧君的大天魔术,在余飞龙的身上,难道还可以成功?他的心里充满了期待。纵然薛冲很想杀了元璧君,可是相比于对余飞龙的憎恨,简直就是霄壤之别,薛冲反倒希望元璧君可以逆袭成功。未完待续。

治脑梗塞的有效方法
新生儿黄疸好不好治疗
血栓前期症状
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